2021-08-30 19:08:50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湯立斌
核心提示:在熱浪仍未消退的8月,幾位作家透露了自己出遠門度假時行李中的必要物品……

參考消息網8月30日報道 (文/卡林娜·賽恩斯·博爾戈)

杜魯門·卡波特帶著25個行李箱和4000頁筆記來到布拉瓦海岸寫《冷血》;湯姆·沃爾夫在旅行時總愛帶著輕便套裝;安東尼奧·塔布基總忘不了在行李中放上一本亨利·詹姆斯的書;保羅·泰魯出門時一定會隨身攜帶地圖、筆記本和小說;布魯斯·查特溫只用一款特定型號的筆記本,而卡門·馬丁·蓋特則習慣手寫。

在熱浪仍未消退的8月,幾位作家透露了自己出遠門度假時行李中的必要物品。

1.洛倫佐·席爾瓦

《貝維拉夸和查莫羅》一書作者、2012年行星小說獎得主洛倫佐·席爾瓦表示:“我經常旅行,不僅因為我是作家,還因為我的另一個職業是律師,我的手提箱里通常只帶最必不可少的東西。”席爾瓦經常跨大西洋旅行,甚至前往亞洲,但他只帶一件手提行李。當然,有些東西不可或缺,“電腦一直伴我左右。曾經有一段時間我使用平板電腦寫作,但現在我又用回了筆記本電腦”。

席爾瓦之前還會隨身攜帶相機,但現在用手機也能拍照。“我也會用手機閱讀自己感興趣的書。不過,我總會帶著一本自己特別鐘愛的紙質書,這是我真正需要的、能給我力量的旅伴。我通常會選擇修昔底德、瓦爾特·本杰明或錢德勒。有了書本和最基本的換洗用品,就足夠了。最后你會發現自己幾乎可以放棄一切。”

2.胡安·埃斯拉瓦·加蘭

著有《騾子》等作品的歷史小說家加蘭認為,行李會隨著年齡而變化。“我年輕的時候,精力充沛且具有一定的冒險精神,能夠用法式長棍面包和肉醬養活自己一個月。我曾背個背包到處走。那個時候,兩套換洗衣服和兩本書就足夠了。”

他表示,無論是行程,還是目的地,在一生中都會有變化。“我中年的時候,去那些與我正在寫的書有關的地方,以便能向讀者傳遞出純粹的個人體驗(也許我應該注意到自己寫了大約十本旅行書)。”其中,《瓜達爾基維爾河及其歷史之旅》(2016年)、《鯨魚海岸之旅》(2006年)等作品脫穎而出。現年73歲的加蘭并沒有停止出行,盡管會以不同的方式。“現在我已經步入老年,喜歡水療,我通常隨身攜帶一臺筆記本電腦繼續寫作和閱讀。”

3.羅莎·蒙特羅

“我通常用假期來寫作,所以我會帶上寫作的所有材料:筆記本、必要的資料、鋼筆和墨水瓶,當然還有筆記本電腦。這通常是一個又大又重的行囊。”記者兼作家羅莎·蒙特羅表示,“在那些真正為了度假而出行幾天的極少數情況下,即便不寫作,我也總是帶著迷你平板電腦,它既可以用作閱讀器,也可以用作筆記本電腦。如果需要的話,我也會帶著筆記本和筆做筆記。再加上每個人出行都會攜帶的正常物品:衣服、鞋子、衛生用品……哦,還有我的狗和它的手提箱(里面放著它的食物、喂食器、床和玩具)。以前我會帶很多書,但現在我旅行時通常只帶電子書以減輕重量。”

4.米蓮娜·布斯克茨

擁有超過30個譯本的文學小說《這也會過去》的作者對自己的行李箱比較隨性:“作家隨身攜帶的行李和其他人一樣。我通常會帶泳衣,即使我去阿拉斯加也會帶,以防萬一;還有三四本薄書、正在用的香水、對宿醉也有效的偏頭痛藥;一雙勃肯鞋(即使僅用于酒店房間)、一條披肩(棉質或羊毛,視季節而定)、指甲剪、手鐲、手表或是我母親或祖母留給我的某樣東西。筆記本之類的作家‘專屬’物品,我反而不帶。我把所有的東西都寫在手機里。”

5.胡安·加布里埃爾·巴斯克斯

這位哥倫比亞作家的行李就像他的作品:謹慎、一絲不茍、無可挑剔。“在我隨身攜帶的行李里,肯定有那個把它頂在頭上也絕不辦理托運手續的手提箱,里面裝有我的電腦、咖啡膠囊(現在到處都有咖啡機)、書(不少于三本,不多于五本)、我的筆記本、一個小手電筒、一個帶鉛筆芯的鉛筆盒、一支圓珠筆、一支鋼筆、電源適配器、彩色便利貼和一些2014年就放在箱子里的古巴鈔票。哦,還有耳塞。沒有它,我上不了飛機。”2004年因發表《告密者》而一舉成名的巴斯克斯說。(韓超譯自8月15日西班牙《阿貝賽報》網站,原題為《文學家們的行李》)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