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1 10:18:23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郭慶娜
核心提示:創辦過“獨角獸”的馬克·洛爾如今打算從零開始,打造一座擁有500萬人口的資本主義烏托邦城市。他承認這一切有點荒謬,但他要以一種全新的方式思考這件事。他能成功嗎?

參考消息網9月11日報道 美國《彭博商業周刊》9月6日一期發表題為《歡迎來到烏托邦大都市》的文章,作者為約書亞·布魯施泰因。全文摘編如下:

在贏家和輸家并存的美國經濟中,馬克·洛爾的落腳點是顯而易見的。他創立了兩家電子商務初創企業,分別以5.5億美元和33億美元的價格出售,然后在過去五年里一直負責沃爾瑪電子商務部門的業務。自從今年1月宣布離開沃爾瑪以來,似乎除了用火箭將自己射入太空之外,他幾乎做了所有的事情。然而,就在他購買了一支籃球隊的股份,開始學習施坦威三角鋼琴的基礎知識,并計劃制作一檔真人秀節目的時候,洛爾也抽出時間思考他認為美國面臨的最大挑戰——巨大的貧富差距。“歷史上的大多數文明都會在某個時候衰落,對嗎?”他說,“這將拖垮美國。”

打造“最高目標”城市

過去的六個月里,在反復的電話和面對面采訪中,洛爾闡述了他解決這一問題的方案。5月初,他邀請我去他位于曼哈頓特里貝卡社區的價值4380萬美元的頂層公寓共進午餐。洛爾講述了數年前閱讀的經濟學家兼記者亨利·喬治于1879年撰寫的《進步與貧困》一書是如何改變他的。這本書的核心論點是,私人土地所有權是日益加劇的不平等的罪魁禍首。喬治認為,對土地價值征收重稅既能提高經濟效率又能促進社會公正。

洛爾對喬治主義格外著迷,包括創建一個信托基金,該信托基金持有社區的土地,并將其產生的收入用于資助社會服務。根據這個想法,他提出了一個溫和的建議,成立一個私人基金會,大概在美國西部的某個地方,購買20萬英畝(約合8萬公頃)左右的土地,從頭開始建設一座500萬人口的城市,這是一個喬治主義烏托邦,將作為資本主義新的、更公平階段的示范項目。

洛爾說:“假設你進入那片土地毫無價值的沙漠,并且創建一個擁有那片土地的基金會,人們搬到那里,用稅收修建基礎設施。我們建造出一個世界上最偉大的城市,這個基金會可能價值1萬億美元。”“假設基金會的任務是讓土地增值,并以醫療、教育、保障性住房和社會服務的形式回饋市民……哇,就是這樣!”

洛爾說,基金會的財富分配方式效仿初創公司,部分以股票支付的方式付給員工報酬。他說,他正在規劃這座城市,很大程度上是按照他創辦企業的方式進行的。在過去的幾個月里,洛爾和幾位同事研究了這個新城市的官方價值觀,并開發了它的標志。洛爾在他的粉絲中進行了一項調查,以幫助他選擇城市名字。他們最終選擇了特洛薩(Telosa),這個詞來源于古希臘語,意思是“最高目標”。他雇了一個團隊,其中包括一名交通規劃師、一名工程師和一名城市歷史學家。他的房地產咨詢公司已經將選址范圍縮小到了大約六個州,甚至確定了內華達州一些面積超過5萬英畝(約合2萬公頃)的特定地塊——該州州長已經提出了鼓勵新城市的規則——作為潛在的選址。今年6月,洛爾委托世界上最著名的建筑師之一比亞克·英格爾斯擔任特洛薩的首席建筑設計師。

“獨角獸規劃”的動機

洛爾承認這一切有點荒謬。他很有錢,但還不足以獨自為這樣一個大型開發項目提供資金,他也不能具體說明他將如何獲得這筆錢。他還沒有獲得土地或水權,這是他承擔的說服人們離開真實城市去他假想的城市這一艱巨任務的前奏。洛爾沒有弄清楚基金會將如何運作,也沒有說服地方官員授予它運作可能需要的權力。只有清除這些障礙并待特洛薩發展到某一階段時,洛爾才可以看到他假想的經濟模式是否真的會成功。

特洛薩利用了一個由來已久但大多不成功的傳統,即試圖通過從頭開始創建新的城市來改善城市生活。位于蒙特利爾的麥吉爾大學研究城市規劃的地理學副教授薩拉·莫澤研究了全球約150個正在規劃并得到政府或者私人資助的綠地城市建設項目。

美國和加拿大的此類活動一直在增加。莫澤說,推動力主要來自與科技行業相關的人。他們的動機各不相同,既有為自動駕駛汽車和全市傳感器網絡等技術創造試驗臺的愿望,也有硅谷式的信念,即私營初創企業是解決所有問題的方案。但莫澤認為這些項目在很大程度上是憤世嫉俗的。“說‘我會重新開始’,而不只是交稅,這太誘人了。然后,他們把自己塑造成人類希望的燈塔。”在2020年的一篇論文中,莫澤和幾位同事給這種城市建設理念起了個名字,模仿了激發它的數十億美元初創企業的稱謂:“獨角獸規劃”。這是洛爾會同意的那種框框,即使莫澤的意思并不是恭維。

當夢想家遭遇現實

7月初一個悶熱的日子,比亞克·英格爾斯集團(BIG)在紐約州布魯克林的總部開始籌備特洛薩。

洛爾對特洛薩的規劃非常宏大。BIG的工作人員解釋了未來40年這座城市將如何分幾個階段建設。一期工程計劃于2030年完工,包括5萬人居住在一個約1500英畝(約合607公頃)的環形社區。特洛薩每平方英畝(約合0.4公頃)正好容納了34名居民,這一密度與新加坡相似。當然,這座城市將從每英畝零居民開始,而洛爾想要談論的是第一代特洛薩人。

盡管如此,當洛爾談到特洛薩的細節時,他不斷地遇到他想到的緊張形勢。他告訴BIG的員工,他希望最初的居民是社會經濟和種族多樣化的。但他也知道,不能像雇用創業公司員工那樣來雇用一個城市的人口。

曾在世界銀行擔任首席規劃師、頗具影響力的城市思想家阿蘭·貝爾托表示,現實城市與生俱來的不可規劃性總是讓夢想家們感到頭疼。他認為,綠地城市如果建立在現有人口中心的邊緣,是有機會的,因為可以利用勞動力市場,但從零開始創建一個自給自足的城市需要有能力讓人們搬到那里。“只有政府才能做到這一點,”他說。

這可能是與特洛薩最大的矛盾。洛爾的基金會將管理公共資源以提供社會服務,這聽起來很像一個政府。他經常提到該基金會是向該市的實際政府提供“制衡”的一種方式。他說,它的董事會甚至會由城市居民選舉產生。但他反對任何有關建立政府或私人替代政府的說法。相反,洛爾說,他只是想在人們對公共機構失去信心時對現有制度進行補充。

“這是你需要的天真”

談到洛爾的成功機會時,人們的反應不一。莫澤認為洛爾的機會為零,但給了他“原創性的贊譽”。在她看來,像洛爾這樣的項目充其量只是轉移建設功能性城市無聊工作的注意力——當已經存在的地方都在與流行病和氣候變化日益嚴峻的挑戰作斗爭的時候,這特別令人遺憾。在最壞的情況下,它們最終會成為私人利益的工具,以迫使迫切需要資金實現經濟發展的地方政府做出讓步。

關于成功概率,洛爾說,從哲學上講,他不能大聲說出任何低于100%的數字,直到他承認可能在20%左右,然后說這取決于一個人對成功的定義。他明白,比他更了解城市發展的人有很多令人信服的理由來解釋他為何會失敗。專業知識讓人更謹慎——這也是他永遠不會再創辦另一家電子商務公司的原因。“當你知道的太多時,你會感到厭倦。”洛爾說,“你沒有漂亮的履歷,但你以一種全新的方式思考這件事。初創企業就是這樣發展起來的,對吧?這就是你需要的那種天真。”

代發05
美國《彭博商業周刊》9月6日一期封面

參考消息網9月11日報道 美國《彭博商業周刊》9月6日一期發表題為《歡迎來到烏托邦大都市》的文章,作者為約書亞·布魯施泰因。全文摘編如下:

在贏家和輸家并存的美國經濟中,馬克·洛爾的落腳點是顯而易見的。他創立了兩家電子商務初創企業,分別以5.5億美元和33億美元的價格出售,然后在過去五年里一直負責沃爾瑪電子商務部門的業務。自從今年1月宣布離開沃爾瑪以來,似乎除了用火箭將自己射入太空之外,他幾乎做了所有的事情。然而,就在他購買了一支籃球隊的股份,開始學習施坦威三角鋼琴的基礎知識,并計劃制作一檔真人秀節目的時候,洛爾也抽出時間思考他認為美國面臨的最大挑戰——巨大的貧富差距。“歷史上的大多數文明都會在某個時候衰落,對嗎?”他說,“這將拖垮美國。”

打造“最高目標”城市

過去的六個月里,在反復的電話和面對面采訪中,洛爾闡述了他解決這一問題的方案。5月初,他邀請我去他位于曼哈頓特里貝卡社區的價值4380萬美元的頂層公寓共進午餐。洛爾講述了數年前閱讀的經濟學家兼記者亨利·喬治于1879年撰寫的《進步與貧困》一書是如何改變他的。這本書的核心論點是,私人土地所有權是日益加劇的不平等的罪魁禍首。喬治認為,對土地價值征收重稅既能提高經濟效率又能促進社會公正。

洛爾對喬治主義格外著迷,包括創建一個信托基金,該信托基金持有社區的土地,并將其產生的收入用于資助社會服務。根據這個想法,他提出了一個溫和的建議,成立一個私人基金會,大概在美國西部的某個地方,購買20萬英畝(約合8萬公頃)左右的土地,從頭開始建設一座500萬人口的城市,這是一個喬治主義烏托邦,將作為資本主義新的、更公平階段的示范項目。

洛爾說:“假設你進入那片土地毫無價值的沙漠,并且創建一個擁有那片土地的基金會,人們搬到那里,用稅收修建基礎設施。我們建造出一個世界上最偉大的城市,這個基金會可能價值1萬億美元。”“假設基金會的任務是讓土地增值,并以醫療、教育、保障性住房和社會服務的形式回饋市民……哇,就是這樣!”

洛爾說,基金會的財富分配方式效仿初創公司,部分以股票支付的方式付給員工報酬。他說,他正在規劃這座城市,很大程度上是按照他創辦企業的方式進行的。在過去的幾個月里,洛爾和幾位同事研究了這個新城市的官方價值觀,并開發了它的標志。洛爾在他的粉絲中進行了一項調查,以幫助他選擇城市名字。他們最終選擇了特洛薩(Telosa),這個詞來源于古希臘語,意思是“最高目標”。他雇了一個團隊,其中包括一名交通規劃師、一名工程師和一名城市歷史學家。他的房地產咨詢公司已經將選址范圍縮小到了大約六個州,甚至確定了內華達州一些面積超過5萬英畝(約合2萬公頃)的特定地塊——該州州長已經提出了鼓勵新城市的規則——作為潛在的選址。今年6月,洛爾委托世界上最著名的建筑師之一比亞克·英格爾斯擔任特洛薩的首席建筑設計師。

“獨角獸規劃”的動機

洛爾承認這一切有點荒謬。他很有錢,但還不足以獨自為這樣一個大型開發項目提供資金,他也不能具體說明他將如何獲得這筆錢。他還沒有獲得土地或水權,這是他承擔的說服人們離開真實城市去他假想的城市這一艱巨任務的前奏。洛爾沒有弄清楚基金會將如何運作,也沒有說服地方官員授予它運作可能需要的權力。只有清除這些障礙并待特洛薩發展到某一階段時,洛爾才可以看到他假想的經濟模式是否真的會成功。

特洛薩利用了一個由來已久但大多不成功的傳統,即試圖通過從頭開始創建新的城市來改善城市生活。位于蒙特利爾的麥吉爾大學研究城市規劃的地理學副教授薩拉·莫澤研究了全球約150個正在規劃并得到政府或者私人資助的綠地城市建設項目。

美國和加拿大的此類活動一直在增加。莫澤說,推動力主要來自與科技行業相關的人。他們的動機各不相同,既有為自動駕駛汽車和全市傳感器網絡等技術創造試驗臺的愿望,也有硅谷式的信念,即私營初創企業是解決所有問題的方案。但莫澤認為這些項目在很大程度上是憤世嫉俗的。“說‘我會重新開始’,而不只是交稅,這太誘人了。然后,他們把自己塑造成人類希望的燈塔。”在2020年的一篇論文中,莫澤和幾位同事給這種城市建設理念起了個名字,模仿了激發它的數十億美元初創企業的稱謂:“獨角獸規劃”。這是洛爾會同意的那種框框,即使莫澤的意思并不是恭維。

當夢想家遭遇現實

7月初一個悶熱的日子,比亞克·英格爾斯集團(BIG)在紐約州布魯克林的總部開始籌備特洛薩。

洛爾對特洛薩的規劃非常宏大。BIG的工作人員解釋了未來40年這座城市將如何分幾個階段建設。一期工程計劃于2030年完工,包括5萬人居住在一個約1500英畝(約合607公頃)的環形社區。特洛薩每平方英畝(約合0.4公頃)正好容納了34名居民,這一密度與新加坡相似。當然,這座城市將從每英畝零居民開始,而洛爾想要談論的是第一代特洛薩人。

盡管如此,當洛爾談到特洛薩的細節時,他不斷地遇到他想到的緊張形勢。他告訴BIG的員工,他希望最初的居民是社會經濟和種族多樣化的。但他也知道,不能像雇用創業公司員工那樣來雇用一個城市的人口。

曾在世界銀行擔任首席規劃師、頗具影響力的城市思想家阿蘭·貝爾托表示,現實城市與生俱來的不可規劃性總是讓夢想家們感到頭疼。他認為,綠地城市如果建立在現有人口中心的邊緣,是有機會的,因為可以利用勞動力市場,但從零開始創建一個自給自足的城市需要有能力讓人們搬到那里。“只有政府才能做到這一點,”他說。

這可能是與特洛薩最大的矛盾。洛爾的基金會將管理公共資源以提供社會服務,這聽起來很像一個政府。他經常提到該基金會是向該市的實際政府提供“制衡”的一種方式。他說,它的董事會甚至會由城市居民選舉產生。但他反對任何有關建立政府或私人替代政府的說法。相反,洛爾說,他只是想在人們對公共機構失去信心時對現有制度進行補充。

“這是你需要的天真”

談到洛爾的成功機會時,人們的反應不一。莫澤認為洛爾的機會為零,但給了他“原創性的贊譽”。在她看來,像洛爾這樣的項目充其量只是轉移建設功能性城市無聊工作的注意力——當已經存在的地方都在與流行病和氣候變化日益嚴峻的挑戰作斗爭的時候,這特別令人遺憾。在最壞的情況下,它們最終會成為私人利益的工具,以迫使迫切需要資金實現經濟發展的地方政府做出讓步。

關于成功概率,洛爾說,從哲學上講,他不能大聲說出任何低于100%的數字,直到他承認可能在20%左右,然后說這取決于一個人對成功的定義。他明白,比他更了解城市發展的人有很多令人信服的理由來解釋他為何會失敗。專業知識讓人更謹慎——這也是他永遠不會再創辦另一家電子商務公司的原因。“當你知道的太多時,你會感到厭倦。”洛爾說,“你沒有漂亮的履歷,但你以一種全新的方式思考這件事。初創企業就是這樣發展起來的,對吧?這就是你需要的那種天真。”

代發05
美國《彭博商業周刊》9月6日一期封面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