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2 09:46:53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張威威
核心提示:半個世紀后,這位74歲的公爵夫人面容變得溫柔,毫無怨言地履行職責,慢慢贏得了英國民眾的支持,如今在最受歡迎的王室成員當中排名第十,曾經“第三者”的黑暗日子一去不復返。

參考消息網9月7日報道 英國《每日電訊報》網站8月20日發表題為《50年過去了:康沃爾公爵夫人是如何最終贏得了全國的支持》的文章,作者系卡米拉·托米尼,文章稱,公眾似乎終于開始明白,查爾斯50年前在卡米拉身上發現了什么。女王也喜歡卡米拉,贊賞她對自己的兒子和繼承人的支持。全文摘編如下:

在電視劇《王冠》里,50年前的這個夏天,當康沃爾公爵夫人卡米拉第一次見到查爾斯王子時,說出了可能是歷史上最令人叫絕的搭訕話。據信,這對命運多舛的戀人1971年在溫莎大公園史密斯草坪上的一場馬球比賽中初次見面。她自我介紹說,她叫卡米拉·尚德。然后,據說24歲的她對這位未來的國王說:“你知道嗎,先生,我的曾祖母是你高祖父的情婦,你覺得怎么樣?”據傳,當時23歲的查爾斯無言以對。

但事實并不是這樣。他們的傳記作者蓋爾斯·布蘭德雷思發現,雖然他們20世紀70年代初經常在馬球比賽的場邊碰面,但他們其實是由前智利大使迷人的女兒露西婭·圣克魯斯介紹認識的。正如布蘭德雷思在2005年出版的《一段戀情的寫照》一書中寫到的那樣,不管卡米拉可能說過或者沒說過什么,“查爾斯與卡米拉之間的吸引是即刻和相互的,而且充滿了激情”。

半個世紀后,這位74歲的公爵夫人面容變得溫柔,毫無怨言地履行職責,慢慢贏得了英國民眾的支持,如今在最受歡迎的王室成員當中排名第十,支持率超過了哈里和梅根。身為威爾士親王和王妃婚姻中的“第三者”的黑暗日子一去不復返。

一見傾心

她是怎樣設法如此出色地在王室恢復名譽的?在隱秘的求愛期和2005年在溫莎舉行婚禮之后,現年72歲的查爾斯始終支持著卡米拉,這無疑有所幫助。

這位前名媛有著毫不矯揉造作的穿衣品位和同樣的務實態度,查爾斯立刻被她迷住了。盡管布魯斯·尚德少校和妻子羅薩琳德的這個女兒有貴族血統,但她清新脫俗、風趣愛笑。

正如查爾斯后來告訴布蘭德雷思的那樣,他很喜歡的一點是她“不脆弱,也不假裝世故”,而是非常率真而快樂。他們因為酷愛《呆子秀》以及愛好馬球、繪畫和戶外活動而迅速建立了友誼。

他們在許多方面都是絕配,但卡米拉斷斷續續與他交往很長時間之后,最終在1973年與陸軍軍官安德魯·帕克·鮑爾斯結了婚。有些人將此歸咎于查爾斯不得不隨皇家海軍前往海外的事實。還有人說,這是因為王室有許多人覺得卡米拉與這位未來的國王并不般配。

2005年,女王的表妹、查爾斯的教母帕特里夏·蒙巴頓透露:“回過頭來看,你可以說查爾斯第一次有機會的時候就應該跟卡米拉結婚。我們現在知道了,他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但這在當時是不可能的。這是不可能的,在當時不行。”

盡管如此,他們仍是朋友,并且舊情復燃——顯然得到了帕克·鮑爾斯準將的支持。卡米拉的第一段婚姻于1995年結束。

“丑聞”纏身

查爾斯1981年與戴安娜·斯潘塞結婚時,帕克·鮑爾斯夫人就在圣保羅大教堂觀禮。查爾斯1994年接受喬納森·丁布爾比采訪時堅稱,他和卡米拉是在他與戴安娜的婚姻“不可挽回地破裂”后才開始有婚外情的,但人們現在普遍認為,他們在他與戴安娜結婚之前就已重燃愛火。

直到1992年,安德魯·莫頓出版了《戴安娜:她的真實故事》,他們的婚外情才公之于眾。此后爆出了“卡米拉門”錄音丑聞,小報上刊登了卡米拉和查爾斯之間的秘密電話記錄。

雖然查爾斯的聲譽嚴重受損,但卡米拉首當其沖地受到詆毀和中傷。戴安娜1997年在巴黎死于車禍后,這種敵意達到了白熱化的程度。

在2017年慶祝70歲生日的采訪中,卡米拉承認:“當時很恐怖。那是一段非常不愉快的時期,我都不想讓我最可怕的敵人經歷這個。”

如果沒有現年46歲的兒子湯姆、43歲的女兒勞拉、妹妹安娜貝爾·埃利奧特和2014年在紐約摔了一跤后去世的弟弟馬克·尚德的支持,公爵夫人可能挨不過那段時間。盡管多年來備受挑剔,但卡米拉的家人從沒犯過錯(除了湯姆承認他吸食過可卡因),而且一直堅決保持忠誠和謹慎。

有趣的是,最了解公爵夫人的人一致認為,雖然她有時會被負面的頭條新聞“傷害”,但她從未真正讓它們煩擾到她。正如一位消息人士所說的那樣:“她并沒有真的抱怨過自己的遭遇。她有時會沮喪,不知道這種情形會持續多久,但她總是用一種很有英倫范的方式看待生活。”

英倫風范

一位2004年初次見到她的前雇員透露:“她并不懼怕媒體,這很出人意料。她非常了解媒體……她喜歡八卦,她喜歡精彩報道。她家的所有人都有可以自由表達的觀點,她喜歡這樣。”

“我總是覺得,如果你想弄清這段歷程,她是怎么走到了今天,這一切都始于她的個性和她的性格。她是個勇敢、堅強的人。”

這位消息人士回憶起2012年4月發生的一件事。當時,查爾斯夫婦在倫敦市中心的攝政街遭遇了抗議活動:“暴徒把一根棍子捅進他們乘坐的勞斯萊斯的車窗,戳到了公爵夫人……挺嚇人的。但當他們最終抵達目的地的時候,她對這件事的反應很有英倫范。她說:‘哦,真是很麻煩。’她完全安之若素。”

她的淡然態度有時被解釋為懶惰,但正如一位朋友指出的那樣,“她的工作時間遠遠超過了退休年齡”。盡管她已經74歲,但將在查爾斯縮短的君主任期內發揮核心作用。這是一種令人生畏的前景。正如公爵夫人本人曾經承認的那樣:“有時候你早晨起床,覺得自己做不了,但你必須去做。一旦你停下來,就像個氣球,你泄了氣——你簡直垮掉了。”

完美一對

不過,事實證明,對于有時被指行為拘謹和搞特權的王室和查爾斯來說,她的人生經歷是一種財富。一位消息人士說:“查爾斯王子信任她的判斷。因此,雖然她可能沒有掌控大局,但她在很大程度上發揮著支持作用。”

卡米拉被形容為一個“不怯于表達自己對形勢的看法”和“具有非常準確直覺”的人,她的情感支持的價值也不容低估。朋友們說,在對查爾斯產生“嚴重”影響的“梅脫”事件期間,他的妻子一直是他的依靠。

一位內部人士堅稱:“毫不夸張地說,在這次危機中,她是他的主心骨。是她讓他保持了正常生活。對他來說真的很艱難。”

可以明顯感覺到——盡管克拉倫斯宮不會愿意承認這一點——那就是他們對于哈里和梅根決定播出他們圍繞王室生活接受奧普拉·溫弗里采訪的內容深感失望。一位消息人士甚至暗示,盡管根據白金漢宮的種種說法,薩塞克斯公爵夫人仍是“深受喜愛的王室成員”,但“我認為公爵夫人永遠不會原諒梅根對威爾士親王所做的一切”。

一個朋友說:“當他(查爾斯)成為國王的時候,她會明白需要站在他邊上——就像愛丁堡公爵站在女王邊上——我認為她對此并不畏懼。”

布蘭德雷思表示贊同:“看到他們在一起就會清楚地知道,他們是完美的一對。她很愛跟他開玩笑,而且說到底,她讓他開心。她根本不想出風頭。沒有競爭。她只想讓他過得好。”

這是雙向的。布蘭德雷思還說:“他看到了她做出的犧牲。她討厭飛行,但他在那兒,在飛機上握著她的手——和她一起玩‘拼字游戲’……就是管用。”

女王祝福

女王也喜歡卡米拉,贊賞她對自己的兒子和繼承人的支持。正如彭妮·朱諾在2017年出版的《公爵夫人:不為人知的故事》一書中所寫的那樣,當女王在他們的婚禮上發表動人演講,把他們比作在全國大賽中進入勝利者圍欄的賽馬時,卡米拉覺得自己充分得到了女王的接納。

女王說:“他們戰勝了……可怕的障礙。他們挺過來了,我很自豪,也祝他們好運。我兒子成功地和他深愛的女人在一起了。”

不過,卡米拉會繼承王后的封號嗎?克拉倫斯宮在他們的婚禮當天堅稱,屆時她將被稱為“伴妃”,盡管這個封號在歷史上沒有先例——根據英國普通法,國王的妻子自動成為王后。

16年后的今天,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她將獲得“王妃”封號。2018年,克拉倫斯宮從其網站上刪除了所有提及“伴妃”的內容。一位曾經的侍從說:“他會百分之百地堅持要她成為王后。伴妃的說法激怒了查爾斯王子。”

但公眾會接受嗎?她致力于慈善事業,包括支持兒童識字以及遭受家庭暴力和性暴力的婦女,可以說她在公共服務領域的工作得到了肯定。她最親密的盟友無疑認為,事實證明時間是良醫。卡米拉在公關專家的幫助下慢慢恢復了自己的聲譽。查爾斯王子最近任命曾在英格蘭國民保健署和國民保健署服務改善中心任職的西蒙·恩萊特擔任公關負責人,時機一到,他將負責處理“過渡事宜”。

時間問題

一位前顧問還記得卡米拉作為查爾斯的女友首次正式露面時是多么緊張,那是她1999年參加妹妹在麗茲飯店舉行的生日派對時。這位前顧問說:“她擔心的不光是整個亮相的過程,還有她是否有足夠的耐力堅持到底。”

“過去20年,她進行了調整。她仍然面帶微笑……她的自信心和受歡迎程度非比尋常。仍然有一些揮之不去的負面看法,但這只是時間問題。大家了解了她。現在,大家認為我們也許應該讓她成為王妃。”

另一位助手指出,當威廉王子和哈里王子在這對夫婦婚禮當天愉快地出現在他們身邊時,事情出現了轉折。“大家覺得,如果戴安娜的兒子接受了她,我們也應該接受。”

據一位消息人士說:“這個過程很難,但我想他們現在都承認,卡米拉讓查爾斯成為一個更好的男人。她很快活,總是努力跟他們以及他們的妻子相處……(卡米拉)做夢都沒想過要試圖取代戴安娜,但她自然而然地很慈愛。”

這位助手接著說:“公眾確實緊盯著王室,久而久之,你騙不了任何人。安妮公主受到普遍尊重,因為她就是她自己——我認為卡米拉也是如此,表里如一。她大方自然,不愛出風頭,與王室保持一致,出色地履行了職責。她備受尊敬、欽佩和喜愛——有些人現在甚至可能愛上了她。”

康沃爾公爵夫人唯一需要的就是丈夫的愛。公眾似乎終于開始明白,查爾斯50年前在她身上發現了什么。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